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:第一章 娘亲武神

时间:2018-01-13
因为羽虹的请托,我们必须要盗出烽火乾坤圈,取出封藏在乾坤圈内的前任慈航静殿掌门遗书,用来证明心禅的出身与野心阴谋。
  羽虹说,被当成本次赛车奖项的烽火乾坤圈,在每个城市都会由不同的高手来协助把守,不让人轻易接触,但芝加哥这边轮值到的看守高手,是心灯居士的至交好友,也对心禅的作为很看不惯,所以愿意协助我们,故意放水,让我们有机会潜入进去,盗出烽火乾坤圈。
  根据过往的经验,打起来太过如意的算盘,最后一定都会变成难啃的硬骨头,这次很不幸地也不例外。
  阿雪释放出的千余条死灵怨魂,交织成一条巨大的光索,渗透防护结界,却被一柄破空而来的金剑给轻易击破,而金剑瞬间幻化光体消失,这点让我看得连头皮都发麻起来。
  千余条死灵怨魂交织成索,那里头蕴含的力量之大,就算是加籐鹰这样的高手也不能一击攻破,但来人纯以有形气劲发招,将千魂怨索说破就破,这等绝世神功,当今世上够资格的高手屈指可数,更何况又是用剑,还有如此清圣纯厚的佛气,我脑中的名单好像只剩下一个人。
  「大威天龙,大罗法咒,般若诸佛,遍照三千。」
  一声清越高亢的佛唱,声闻九天,伴随着一个脚踏七叶莲花光霞的神圣身影,光华粲然地自半空飘降而下。
  头顶九重天,脚踏七叶莲,单是这个充满气势的现身,就把我们完全压得死死,动都没法动一下,而当我看到传说中的那半张紫色面具,脑里的怀疑完全获得肯定,我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狂抖起来。
  慈航静殿第一高手心剑神尼!
  世所共知,上代慈航静殿掌门所收的诸弟子中,就只有三个人才能远超余众,并且存活至今:心剑神尼、心禅大师、心灯居士。其中心禅接掌神宫门户,权倾天下;心灯天赋异稟,成为当世首屈一指的铸造大师,云游四海;但武功最高的心剑神尼却独居高峰之上,不问世事,不踏凡尘。
  当心禅的阴谋逐渐露出獠牙,开始谋害本派长老耆宿,并且勾结黑龙王暗算师兄弟,而心灯居士也不得不迂迴反击,开始了光之神宫的同门内哄\,心剑神尼的动向就备受瞩目,因为以她的绝世武功与声望,完全有能力镇压下这一场内乱,只要能争取到她的支持,就能在这场内斗之中取胜,但我屡次探听情报,却都没有得到她的相关消息,似乎她仍在高峰上闭关,不愿插手这场师门大变。
  势难想到,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关键时刻,心剑神尼终于离开孤峰庵堂,降临凡尘,而她第一个挑上的对象,不是心禅,也不是心灯,却是我这个倒了八辈子楣的可怜后辈。
  (这个尼姑,就是心剑吗?看来还很年轻啊!为什么戴着半边面具了?)
  傲然飘站在我们身前数尺外的心剑神尼,身材相当的高,甚至比普通男子还要高半个头,但却不是一个光头尼姑,身上也没有穿着袈裟;
  长长黑髮缠了个高髻,用骨钗簪上,露在面具外的半张脸,看来约莫三四十岁年纪,冷眼凤目,全没有出家人应有的慈和之气,光是看那双眼睛,我就晓得今晚不可能和气走人。
  一场恶斗势在难免,若要说整个金雀花联邦有谁让我忌惮甚深,那排名第一的无疑就是这尼姑,不是因为她的绝世武功,而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,毕竟谁都知道,心剑神尼只收过一个徒弟,那就是光之神宫的圣女天河雪琼。
  而很不巧也很不幸的一点是……天河雪琼,现在正贴靠在我怀里,缩着尾巴发抖,虚弱得好像随时都会昏过去。
  「阿雪,你怎么样?很痛吗?还是伤得很厉害?」
  「师父,我……我提不起力气来,胸口好痛……」
  操控死灵的术者,术法被破,而且还被大量杀伤操控的阴魂,那伤势影响回去是绝对严重,阿雪恐怕已经伤得不轻,但我最担忧的问题,仍是她与心剑神尼面对面碰到之后,那段失落的记忆有没有被触动到。
  「师父,这个人……我没有见过,可是……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她……看到她,阿雪的胸口好热……」
  老天啊,你口中的师父到底是指哪一个啊?千万不要在这种时候认错师父,如果认错,我这边的麻烦就会很大了。
  「你们两个……」
  就在我胆颤心惊,手脚冰冷的时候,一直维持沉默的心剑神尼开口说话,冰冷的目光更上下打量着我们,从脚到头,不知是否被阿雪的话影响,我觉得心剑神尼看我们胸口的时间似乎特别久,最后才定在我们的脸上,如利剑一般的锋锐目光,压得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  (完了,天河雪琼与她共居高峰之上,相依为命多年,她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这个得意弟子来?这次我是一定……)
  心里头正在狂叫糟糕,耳里却传来一声不可思议的话语。
  「……是谁啊?」
  一句话就让我愣在当场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作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等好运,而这更是一件绝不可能发生的事,心剑神尼居然认不出阿雪,认不出这个她一手教育长大的衣钵传人。
  儘管阿雪的外表变了不少,甚至是从人类变成半兽人的巨变,不过她的脸蛋、眼睛,却没有什么改变,熟悉天河雪琼的人,就算一眼认不出她来,但反覆看两眼、三眼后,仍是可以轻易认出那张与天河雪琼一样的脸,更别说是教养天河雪琼十余年的心剑神尼了,现在心剑神尼认不出阿雪,我想不出合理的原因,但一颗心却振奋得快要飞出胸口。
  虽然这事想来还很不可思议,但是……假若心剑神尼当真认不出阿雪,那现在的情形就简单得多,我无须扛负天河雪琼为何变成这模样的责任,只要设法向心剑神尼解释我们潜入行窃的理由就成了。
  (嘿,可以用舌头搞定的问题,那就便宜老子啦!)
  心里虽然这样想,我当然不敢把这念头形诸脸上,可是情形也并未因此而乐观,在我开口说话之前,眼前金光骤闪,又是有形气劲的发招,一柄贯满神圣气息的金剑飞掷过来,如果不是我抱着阿雪狼狈一闪,这一剑就会把我们拦腰斩成两断。
  「阿弥陀佛,苍生苦痛,贫尼素以渡化众生为己任,既然与两位施主相遇,即是有缘,就此送两位施主一程,得大圆满、大解脱。」
  心剑神尼竖掌念佛,虽是一派慈和口吻,但谁都听得出她立刻就要动手杀人,而我更生出一种奇怪感觉,好像心剑神尼的出手不是为了灭口,也不是歼灭窃盗者,只是一头蛰伏许久、结束冬眠的饥饿猛兽,要大口吞噬生命,来满足它的极度饥饿。
  这个贼尼姑……何止是不慈不悲,她根本一开始就想杀掉我们!
  刚才那拦腰一剑,虽然我狼狈闪避,但已经伤了我的左半身,小腹与大腿血流如注,如果心剑神尼认真出手,面对最强者级数的绝世高人,我和阿雪根本没有胜算,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?这种时候,难道束手待毙吗?
  「心剑师伯,请住手!」
  眼见情形不妙,本来躲藏在暗处接应的羽虹,被迫现身出来,张开羽翼飞掠半空,拱手向心剑神尼说话。
  听羽虹的口吻,与心剑神尼应该是旧识,心剑神尼闻声转头,打量这许久不见的师侄,在短暂的静默中,我发现心剑神尼的目光从头看到脚,对那套火辣暴露的凤凰武斗袍不以为意,却在胸口的位置停留特别久,还露出困惑的神色。
  「师伯,我是心灯门下的羽虹,当年曾在孤峰上拜谒过您,此次……」
  「大胆妖女!竟敢冒充我师侄身份,前来蒙骗于我,你以为我真的认不出人来吗?」
  怒斥声伴随着金光同至,当那柄金芒窜闪的气剑高速射来,羽虹全身火焰飞腾,鼓起兽王拳劲,尝试接下这一剑。
  剑速太快,根本没有闪躲的时间,兽王拳的护身劲水準只算中上,如果羽虹不利用攻击先减来势,很可能被这一击给重创。百分百正确的战术运用,全力轰出的金刚猿臂威猛雄强,伴随熊熊烈火,更显得声势惊人,显然羽虹最近又有进步,然而,两者之间的绝对力量差还是显了出来。
  「啊!」
  金芒与火焰接触的瞬间,熊熊火焰一下子就熄灭,跟着就是连串细碎骨折声响,还有羽虹的叫痛声,那柄金芒气剑从她挥出的右臂中刺入,碎骨锁脉,只见数十道强弱不一的金芒,自羽虹的各处关节中透出亮光,剑气已破开她护身劲,侵入腑脏与经脉,在封锁她战力的同时,更以神奇法咒将她硬生生「定」在半空,动弹不得。
  堪称是第六级战力首屈一指的羽虹,却连心剑神尼的一招都接不下,这就是五大最强者级数的实力!
  (……见、见鬼了,这贼尼心狠手辣,对师侄也这么残忍,但……为何她好像不认识阿雪,也认不出羽虹?她有健忘症吗?)
  心里觉得很纳闷,不过死神当头,我主要还是在想该如何保命逃生。自己一个人逃跑,成功率已经很低,如果要拖着阿雪一起跑,那几乎是不可能,更别说还有一个被定在半空的羽虹,照理说我该扔下她们,有多远就跑多远,不过话又说回来,既然一个人跑也没什么机会,那就不要太早搬石头砸脚,在未到最后一步时,作出会让人看清真面目的事。
  只是,纵然情势已如此恶劣,我却还未绝望,因为事情仍有机会,只要我等的那个帮手及时出现,我们不是没有可能全身而退的。
  (老天啊,该来的帮手怎么还不来?)
  彷彿与我的期待相呼应,半空中一下破风声急响,有人从黑暗中对心剑发动奇袭,但我张口呼出的喝采,却在看清来人身份后,半途冷冻下来。
  (哎呀!我要的人不是你啊!要帮手来个累赘干什么啊!)
  平心而论,羽霓这一下扑击,无论是力道、方位、速度,都是完美无缺,把第六级力量发挥到极致,更蕴藏随时可以转换为碎梦刀的攻击后着,只待进入一定範围后,碎梦刀的惊世锋芒随时都会绽放,给予敌人重击。
  阴狠迅猛的一击,已没输给妹妹羽虹多少,但就是可惜,碰上了一个强过她们姊妹太多的敌人,心剑仍是那么简单地扬手一击,璀璨金剑把羽霓钉在另一边的半空中。
  但同样是挨了一剑,羽霓的情形却比妹妹好得多,虽然被钉在半空,却犹能踢腿舞爪,像头被激怒的蝙蝠,不断尝试要挣脱金剑封锁,往下扑击。
  从这情形看来,心剑神尼对羽霓留手了。
  「你不是羽霓吗?怎么变得这么怪里怪气?唔……」
  我吃了一惊,想不到认不出羽虹的心剑神尼,竟然能认出羽霓,这实在颇有古怪,而当我注意到心剑神尼看人时,仍是那种先看脸,再看胸,最后再看回脸的特殊顺序后,我脑中陡然冒出一个绝顶荒谬的想法。
  (不会吧?难道这贼尼认人的方法,是看……)
  念头在脑里闪过,压力也随之而来,因为心剑神尼已经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这边,要先刬除掉在场唯一的男人。
  「阿雪,振作起来啊,你师父都快要被人宰掉了!」
  对上心剑这种敌人,不够资格的攻击根本形同自杀,我只能拿地狱淫神出战,可是召唤地狱淫神需要时间,现在唯一可以帮我拖延时间的,就只有不住发抖的阿雪了。
  这句话立即发生了效果,本来靠在我怀里颤抖的阿雪,竟然一下子撑起身体站直,十七道黑色火焰由地面升起,环绕在心剑神尼的週遭,跟着厚重的白骨之墙也从天而落,发动阻截攻击。
  阿雪的实力,只是略高霓虹一筹,不过当她预备为了保护某样东西而战的时候,惊人毅力、魄力所转化成实力,就往往能有超水準的表现,变成战力恐怖的女巫师,好比此刻,腐化术、黑火雨、白骨骷髅兵、尸骸连弩,四样东西分开来都没有什么,但巧妙组合在一起后所构成的四重奏,居然连心剑神尼也被绊住。
  「死灵们,请帮帮我,化作魂之炼狱,噬杀中心的敌人!」
  身为死灵术者,阿雪终于驱动万千阴魂,盘旋于空中,围攻被绊住的心剑神尼。近万只死灵飞腾半空,迴旋怒嚎,附近空间的温度陡然间狂降,地上迅速积起冰霜,惨惨阴风更吹得人打从脚底冷起来,而阴魂缭绕飞旋时,乍隐乍现的诡秘景象,彷彿地狱现于人间,鬼哭神号。
  「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,服从于我,具体而现形,出来吧,地狱淫神水火魔蛛!」
  受限于白起的封印,阎罗尸螳一时间无法召唤,凰血牝蜂又因为顾忌羽虹被影响,也不能使用,我仅能召唤水火魔蛛,从旁协助阿雪。
  两边的合力,似乎取得了效果,但是当浓浓黑雾中的金光越来越强,渐渐突破了怨魂咒锁,而阿雪苍白脸蛋上的痛苦之色变得明显,我们的挫败就只是眨眼间事,但想要趁这时候逃走,一种无形的压力却笼罩住我们,彷彿我们只要一动,就会被破雾而出的金剑一举击杀。
  (能够和五大最强者对峙到这种程度,全是靠阿雪,但是……妈的,帮手怎么还不来?跑又不能跑,再这么下去,我们死定了啊。)
  急得快要撒出尿来,我突然听见后头传来古怪的声音。「嗑、嗑、嗑」的怪异声响,像是石头敲击在地上,莫名其妙,我转头一看,映入眼帘的景象,不是预期中的少年身影,而是一个……怪人。
  真的是一个怪人!
  头下脚上地翻过来倒立,双手各拿着一个圆形鹅卵石,碰击在地面上,就这么一敲一敲的「走路」。怪模怪样的家伙,像是杂耍艺人,又像是疯子,但最奇怪的一点,不是他能够行若无事闯进我们战斗圈内,而是我居然对这个怪人觉得眼熟。
  黑衣、黑头套,这个怪人整个被包裹在黑色装束里,连头髮都没有露出一丝,更看不到真面目。从我的角度来看,这男人的身材算是高大,但我却记不起来在哪看过他。
  嗑!嗑!
  又是两声闷响,黑衣怪人倒行来到我身后两尺,怪的是,他那两记敲击碰在地上,但被锁在半空中的羽霓、羽虹,却像是被一种莫名力量给震溃封印金剑,从半空中摔落下来。
  (好厉害,这手功夫……不输给五大最强者啊!)
  我吓了一跳,却又觉得荒唐,五大最强者级数的绝顶高手,最近为何像是菜市场拍卖般不断冒出来?这实在廉价得太好笑,但认真想想,如果这世上还有所谓的合理性存在,那么这个怪人我应该见过,否则至少也该知道。
  这么一想,我突然觉得这个倒立怪人越看越眼熟,某段很不好的记忆一下子翻上心头。
  「你……你是……」
  「面对陷入困境的义勇少年们,我帮助你们根本不需要理由,让我们并肩作战吧!」
  朗声说话,倒立的怪人报上了自己名号:「我的名字……人称狙击王!」
  「才怪,你是娘亲武神。」
  「不,我不是,我是狙击王。」
  「骗谁啊,你是铁拳无敌的娘亲武神。」
  「口胡!我不是娘亲武神,是来自狙击岛的助拳人狙击王。」
  虽然娘亲武神胡言乱语,竭力否认自己的身份,但我还是把他认了出来。
  仔细想想,不管阎罗尸螳怎样强,要说能够战胜并杀毙最强者级数的高手,还是不太可能,当时我只能击退,但那一击根本就杀不了娘亲武神,只是不晓得他用什么障眼法遁走,才让我误以为他粉身碎骨了。
  不过倒立在我们面前的娘亲武神,这次说话声音虽仍有些沙哑,却不如上次那样怪腔怪调,整个人看起来也清醒得多,我很纳闷他上次是脑里有问题,抑或是故意装疯卖傻。
  但怎样也好,他现在碰到了一个让他不能继续装傻下去的强敌。心剑神尼,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,慈航静殿的第一高手,已在刚才的战斗中证明其无敌实力,无论娘亲武神有多强,心剑神尼都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打发的对手,两虎相争,等会儿肯定有一场灿烂之战。
  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决战,非常容易波及旁人,我才不会傻到要在这里当观众,既然有人愿意帮忙挡住心剑神尼,那我该作的事就是溜之大吉。
  「娘亲武……不,狙击王大侠,这个贼尼姑就拜託你了。」
  匆匆撂下一句,我立刻开溜。自己逃跑很方便,但是拖着阿雪与霓虹,就是一样大累赘,幸好从暗处窜出来的紫罗兰可以帮忙载阿雪,水火魔蛛可以载霓虹,我只要跟着跑就行了。
  「笨豹子,还不快跑,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啦!」
  两大强者对峙的紧绷气氛,似乎吸引到紫罗兰,让这头野兽不捨离去,还是我卖力驱赶,紫罗兰才跟着我们一起跑了。
  在我们高速撤离现场的时候,我回头所看见的最后一眼,是一道好强好亮的金光,如红日烈阳般吐焰绽放,而娘亲武神倒立的身影,看来突然充满气势,渊渟岳峙般屹立不摇,跟着,强盛金光渐渐将他吞没,而在他身影消失的瞬间,猛烈的气劲轰击声急速响起。
  碰!碰!碰!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!
  一连串的爆裂声响,犹如春雷怒绽,疯狂响彻于这空间内的每个角落,轰破了附近建筑物的窗户,也震撼着我们的听觉,奇痛难当,不久之后,天上云层竟然生出变化,隐约见到一缕金光闪电汇聚于空,似乎正在组成某种强招,预备轰击地面,看到这一幕,我心里更骇然于最强者级数的战斗,竟是如此强横,名符其实惊天动地。
  ——
  「师父,那位狙击王先生……是谁啊?」
  被驮在紫罗兰的背上,伤势不轻的阿雪,默默疗伤一会儿后,脸上出现血色,向我问起神秘人的身份,这个问题我如果答得出来,那就有鬼了。
  「那……狙击王先生说的狙击岛,是什么地方啊?在东海的时候从没有听过呢。」
  「虽然我也搞不清楚,不过如果你问他的话,相信他会说……就存在你我的心中。」
  不管是娘亲武神或是狙击王,这个时而疯癫、时而神秘的男人,说话根本就没有一句可以相信,太过在意他的话,只会被他给玩弄。我只好奇他为何会在这时出现,又为何要帮助我们,这个问题或许白起能够回答,但偏生这个早该到场的帮手姗姗来迟,弄到我们现在这般狼狈。
  同样受伤,阿雪的修为比霓虹高,但复原速度却差不多,这多少是吃了属性的亏,黑暗系术者受伤之后痊癒不易,不然假如是光明系的僧侣,这时候几个回复咒文一放,又是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了。
  (真是狗运,没想到居然可以轻易跑掉,幸好没有追兵……)
  心中庆幸,我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,前方不远处的高楼屋顶上,好像有着什么东西站着,一个灰色身影,看起来依稀有些眼熟。
  (这个背影……是心灯居士啊!他站在那里干什么?)
  与水漫纽奥良的时候一样,心灯居士身穿朴素灰袍,戴着灰色头套,手结法印,在高楼顶上现身,看样子好像是为了掩护我们而来,不过当他开口说话,我才知道事情不单纯。
  「一代高人,偷袭晚辈,成何体统?尊驾还是现身吧。」
  似乎是不想公开暴露身份,心灯居士说话的声音不似平常,而是像纽奥良之战时刻意压低的嗓音。被他这一点醒,我才醒悟周围可能有敌人伏藏,预备发动奇袭,连忙拉过紫罗兰,操控水火魔蛛,往一旁找寻建筑掩护。
  (真是好险,我太大意了,如果不是心灯居士帮我们护法,现在一定中埋伏了,不过………敌人的身份是?)
  没有等太久,答案很快就自动浮现出来,就在我们之前逃跑路线的路口,一些模模糊糊的黑影,从地底慢慢上浮,每一个都手执匕首,黑布蒙面,竟是黑龙会最得意的忍军部队。
  「妈的,我们真有面子,黑龙王居然出动忍军部队来截杀我们!」
  我恨恨说道,同时也心里有数,今晚盗宝一事肯定走漏风声,不但慈航静殿请出心剑神尼守护重宝,就连黑龙会也半途埋伏,预备等我们盗得烽火乾坤圈后来个黑吃黑。
  然而,有一件事我却估计错误了,因为我实在想不到我们如此够面子,黑龙会不但派出忍军部队来截杀我们,甚至连大老闆也亲自出马,当那道熟悉的邪异黑影自天而降,血红色的目光扫视大地,被那血色目光给盯住的我,冷汗从背后流到脚底。
  (干你老母咧,大老闆亲自出来跑业务,这是组织不健全的象徵啊!这个黑龙会是怎么搞的?追杀我们几个小角色嘛,干什么搞到黑泽一夫都亲自动手?起码……起码也应该先放一下中头目出来,让我们练练等级啊,太过分了!)
  心里在哀嚎,我却无能改变这个情形,因为敌方头目甚至没给我申诉的时间,就「呼」的一声出手轰击过来,强劲的劈空掌遥遥一击,竟是无视其他人的存在,直指我而来。
  「住手!」
  这时候多喝一声根本没意义,因为不管什么人到来,黑龙王也不可能因此住手,幸好心灯居士在大喝同时动手。一身灰袍的他,动起手来出奇灿烂,慈航静殿的「光明化劫手」掌影一翻,把黑龙王的劈空掌从中拦截,化散无形。
  之前在南蛮的时候,黑龙王也曾经用过光明化劫手,可是此番由这慈航静殿的嫡系传人亲自施展,法度严谨,气派与威力完全是另一个层次,那记刚猛绝伦的劈空掌被化劫手所牵引,柔柔荡开,化作一道灿烂强光,归于无形。
  「嘿!」
  似乎早就料到心灯居士的动作,黑龙王攻击我的一掌,赫然只是虚招,一掌发出后,身形随即幻化消失,跟着便在心灯居士左侧出现,一掌就往他后心印去,但心灯居士好像也早有防备,双手佛印一扣,一股浑厚而柔和的劲道出现,隔空挡住黑龙王的一击,同时借力飘身退开。
  双方首度交锋无功,第二轮的战斗立即爆发,而在此同时,大批忍军部队也把我们团团包围,发动攻击。
  衡量敌我情势,出现在我脑中的答案其实非常明显。
  「看来好像没什么胜算啊……嘿,我打过没胜算的仗,好像比有胜算的多得太多,还不都走到这里了。算了,就战吧!」